欢迎光临丰城生活网!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动漫资讯

漫长周期是国产动画“标配”?

2020-05-23 03:30:12     来源:丰城生活网

图片

▲郑钧和妻子刘芸为制作《摇滚藏獒》付出不少心力。

低幼动画主宰国产动画市场的局面,在去年暑期档被打破。《大圣归来》将近10亿的票房证明了,中国也能打造出涵盖成人观众群的优秀动画片。时隔一年,暑期档再次掀起国产动画热,12年跳票大户《大鱼海棠》和由真正好莱坞班底护航的《摇滚藏獒》,都定在明日上映。当外界只关心两片相遇谁能复制《大圣归来》的票房奇迹时,只有《摇滚藏獒》制作人郑钧和《大鱼海棠》导演梁旋和张春,才知道打造一部有想法的动画电影是多么艰辛。

漫长周期是国产动画“标配”?

画外音

“藏獒”耗费6年,“大鱼”挖坑12年

《大鱼海棠》2004年发布了一则短片,旋即在喜爱动画电影的粉丝群里引起巨大回响。负责故事创作的导演梁旋有了美好的设想,“我们21岁创业,当时以为最多花四年时间就可以做完电影。谁知道我到33岁这年才完成影片。”梁旋前后花掉的时间,竟是12年。

他和伙伴张春并不是唯一的例子。去年此时,导演田晓鹏因为《大圣归来》热卖备受关注,媒体采访时总会给他附上这样的标签“八年坎坷换得‘大圣归来’”。至于从摇滚歌手跨界制作动画电影的郑钧,比他们略好,根据他同名漫画改编的《摇滚藏獒》,制作周期是6年。

郑钧:去了好莱坞才发现周期就得五六年

是否漫长周期已经成为中国动画电影的“标配”?郑钧回应:“我们刚去美国做这个事时,特别有心气,因为抱着很高的梦想和期望。按照梦工厂和皮克斯的标准,一个完整的动画电影周期应该是五到六年时间。(从2009年)进行到2012年,当我们发现这一点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像我们一帮外行的中国人到了好莱坞要做这件事,本身就需要时间成本和交学费的过程。这个过程包括时间、金钱庞大的消耗,有很多次我真的想放弃了。”

幸好在妻子刘芸、好友高晓松等人的支持下,郑钧在最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。那些年最艰难的事情,除了创作上的痛苦,还有往返中美两国的时差之苦。“最夸张的时候我从美国回到中国,在北京下飞机,直接转机去上海,然后在上海晚上试音,第二天早上演出。那个时间相当于美国的凌晨,让一个人三四点、四五点唱歌不现实,所以当然表演得不怎么样。等回到美国,直接从机场拉到办公室,开剧本会议。这就是我那段时间的生活常态。”

梁旋:一直以《狮子王》的高标准来要求

被网友戏称为国产动画“神坑”的《大鱼海棠》,又是如何挺过12年的呢?梁旋感叹,这期间张春画过的手稿有十几万张,他负责的剧本也不知道易了几稿。但两人从未想过放弃,“资金只能是我们遇到的第三大问题,排在首位的是怎么去达成心目中好电影的标准。”

他举例说,小时候看过的《泰坦尼克号》、《狮子王》,就是学习的对象,“这些电影有着永恒的主题,我们对《大鱼海棠》就是抱着这样(高)的愿望去做的,希望它有很好的视听效果,又有人文色彩,最后成为老少皆宜的经典电影。”

《大鱼海棠》团队两年前和光线影业达成合作,令资金问题迎刃而解,结果人才问题又浮现了,“整个产业是处在拓荒时期。自建团队的过程中,你会发现有经验的人未必有才华,有才华的人没有经验,整个大环境如此。”

只有坚守中国元素才能成功?

画外音

“藏獒”本意为哄女儿,“大鱼”源自《庄子》

《大圣归来》去年卷走9.52亿元,制作精良之余也有声音说是沾了“西游”题材的光。毕竟这个中国最有名的大IP,天然容易获得观众好感。同日公映的《摇滚藏獒》和《大鱼海棠》,内核也是中国故事。

郑钧说当年因为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喜欢漫画,心想编一个和中国有关的漫画哄女儿也不错,于是有了《摇滚藏獒》。电影里,“波弟”是世代守候羊村的小藏獒,为了追随音乐梦想,它违背了爸爸的意愿出走,当雪山村遭遇困境时,波弟钟情的摇滚乐竟然成为秘密武器。

反观《大鱼海棠》的灵感则来自《庄子:逍遥游》,人物都是从中国传统神话里来的,世界观也非常奇特:人类的灵魂都是大鱼。人类之外,还有掌管着自然规律的“其他人”。

郑钧:故事更东方,传递爱与音乐战胜心魔

为什么非得让藏獒而不是其他的狗来做主要动画形象呢?郑钧强调,“因为它有独特的不可取代的品质。它的忠诚、勇敢和牺牲精神,包括禅意的东西,东方的智慧等等,是很有代表性的。”从他带着这个故事去好莱坞寻找制作团队那天开始,中国人原创、充满东方元素的方向,始终没有改变。

郑钧觉得,和一般好莱坞动画电影相比,《摇滚藏獒》故事更东方,“好莱坞的电影价值观特别简单,好人坏人一通打,正义战胜邪恶是他永远的主题。我们这个表现的不是说正义战胜邪恶,是爱和音乐的力量战胜了我们的心魔。”

从决定改编成电影那一刻开始,郑钧和投资人都认定这是一部面向全世界的中国动画片,而“好莱坞式的世界表达”,是最好的敲门砖。

海外制作期间,郑钧也受教不少,他透露原本想在片中保留藏獒主人的形象,但“好莱坞动画业的大佬们给我的忠告是,希望能把它做成一个纯粹动物世界的故事。因为加上人之后,你就复杂了,到底什么人种更合适?(所以)最后就算了”。

外传郑钧会被某院线抵制,他谈到票房时很淡然,“”无论票房如何,我完成了我的梦想,就知足了。”

梁旋:古代哲学很浪漫,做熟悉的东西才做得好

《大鱼海棠》用中国的方式讲中国的故事,是梁旋和张春一开始就认定的。梁旋介绍,“我们研究了中国古代妖怪大辞典,《搜神记》、《山海经》等”,张春则说:“做自己熟悉的东西才能做得好。中国人有自己的讲话方式,我们不可能模仿西方动画。好莱坞拍《花木兰》也是中国题材,但讲的还是西方式的故事。”

梁旋很认同搭档的看法,他强调许多中国人未必熟悉《庄子:逍遥游》,但“大鱼”一定有着国人熟悉的东西存在,“人只能做自己熟悉的东西才会极致。中国古代很多哲学其实是挺浪漫的、充满想象力的东西,特别适合动画电影来表现。”

至于影片能否复制《大圣归来》的票房神话,导演们说现在不会想太多,“想法越单纯,结果会越好。”

《大鱼海棠》反击是非

1 定档时间不断忽悠?

“都是营销号自动发的,团队没法控制”

针对影片是国产动画“神坑”兼著名的“跳票之王”,《大鱼海棠》梁旋也特别画出时间线,解释说一切都不是团队的主观意愿。“我们是很低调的团队,拿到第一笔投资后于2007年底启动电影项目,后面两年一直在专注做作品。真正面对公众发出声音其实是2013年6月。公众一直很关注可能是因为看到了最早的短片(指2004年时),记住了‘大鱼’。但定档的消息,都是营销号自动帮我们发布的。其实是团队没法控制,我们生存都有问题,哪来的钱请他们帮忙?”

当记者指出影片官微2014年发文称,2015年11月11日“十年一诺”是定档时,梁旋继续解释,“前面说的,是2010、2011、2012、2013年间的跳票传闻。至于2014年官微发布的消息,是说给众筹者听的。11月11日是我们发起众筹的日期,‘十年一诺’其实想表达的是我们正在努力中,结果被解读成定档。肯定很多人会觉得(我们)很烦,一直‘跳票’来刷存在感。”误会发生后,“大鱼”团队试着又发了辟谣微博,强调有不确定因素存在。结果相比营销号成千上万的转发量,辟谣微博只有百位数的转发,他们干脆就不做更多解释了。

2 画风模仿宫崎骏?

“纯中国美术风格,鱼眼借鉴《哪吒闹海》”

在看过影片发布的各款海报和预告片后,《大鱼海棠》模仿宫崎骏的声音四起,甚至传出一开始电影就想邀请这位日本动画大师来做监制。梁旋否认了这一说法,“从来没想过请他,他也没可能来做监制吧。”至于风格相近,梁旋解释道,“宫崎骏本身是个天才,天才的作品其实是模仿不了的。如果说从形式上,或者元素上有些相似的地方,(那是)因为大家的灵感可能是共同的源头。比如日本和中国的文化是同源的,包括宫崎骏的很多灵感是从西方童话来的,受到西方童话的影响。世界上很多东西没有大家想象的分得那么开。”

张春则从专业角度指出,两片的画面风格很不一样,“宫崎骏的整个画面风格是平面化的,更多会让你感觉一种田园诗的感觉,我们的片子里,从色彩到光影都是比较厚重一点的,可能会更偏电影的光影效果,而不仅仅是一张画。”梁旋自信地表示,《大鱼海棠》上映后,观众会发现这是完完全全中国美术风格、题材和故事的动画片,他特别指出,片中鱼眼睛的画法,就借鉴学习了当年《哪吒闹海》的表现手法。

你可能也喜欢: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Copyright © 2013-2020 丰城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